坑底躺平

短小也不精悍
wb 杰西米不知道

啥也没干的时候最喜欢写东西

this is enfp

p1-p4纯情修勾🥹🥹🥹p5p6A起来了(?

果然滤镜决定属性

白总监在门店卧底的日子

内容如题 白真相x李路多

今天两集🔪死我了 我为姜火火流泪

来点甜的补一补


-

李路多下班照例去找白真相的时候,发现他正骑着电动车准备出发,看到她来才急忙停住,动作颇为慌乱。


 

“这么晚了你还没干完啊?”李路多把买的饮料扭开瓶盖递给对方,附身去看白真相额头上的汗珠。“你们门店老板也太不人性化了,压榨员工。”和某人当总监时一样。


 

“我这是忍辱负重彻查真相,况且刚开始业务不熟练,不过我相信以我的智商,很快就可以在你下班之前圆满完成任务。”她预料中臭屁的回答,白真相接过饮料仰头灌进去一半,缓解了点春夏的闷热疲惫。

 


“那我们白总监可是重担在肩”李路多拍拍白真相的肩膀,距离一下子拉近,他不由得呼吸一滞,在李路多恢复了距离后才反应过来,不过对方似乎并没注意到,白真相不自然的扭头,目光落在水泥地上。

 


大大咧咧,他对她的一贯评价。

 


“那么伟大的白总监,需不需要帮助呀?我可是很乐意帮助你的,如果你愿意真诚的请求我一下的话。”她眨眨眼睛,也偏过头对上他视线。“你也不想天黑了还回不了家是不是?明天保不齐还要被老板臭骂。”

 


他白真相从来不接受任何形式的威胁,刚要开口反驳“你想都不要...”,抬头正对着李路多明亮的眼睛眯成月牙,脸颊带着淡粉,不知为何让他脑子一抽改了口风。


 

“那么拜托你了,李路多同学,为了完成探案工作。”作势低了低头以表真诚。

 


不出所料看到她惊讶的挑了挑眉毛,“既然你诚心诚意的请求了,那么我就大发慈悲的助你一臂之力。”

 


终于轮到这一刻,李路多可以光明正大的一雪前耻,她做梦都想不到有一天能让白真相拜托她什么事,戴上头盔就去那白真相没送完的订单,喜滋滋要去送货。虽然好像是她吃亏,但吃的很开心。


 

“相信有了我,一定能保证你在太阳落山之前送完!”抛下豪言壮语,骑着电动车扬长而去。白真相第一次见到这种被卖了还帮忙数钱的。

 


夕阳勾勒了她灵动的身形,镀上一层金边,白真相在后面远远的看着李路多开着电动车,转头冲他挥挥手。他忽然想无限延伸这一刻,不觉间放松了神情,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嘴角轻扬,赶忙转头骑上电动车,一时间把后退当前进,吓了一跳。

 

 


当他们送完所有的订单已经是晚上八点半,太阳早被地平线吞噬。李路多累的靠在一边,仰头看天上刚现身不久的月亮。“真没想到这么累,你是怎么撑下来的?”边说边捏了捏肩。

 


白真相没回答,轻笑着也抬头,看见稀疏的星星镶嵌于夜幕,摘下头盔走到李路多旁边坐下。

 


她在他身边,安静的把目光投向天空。他听到的她轻微的鼻息。正是春夏之交,八点半气温已经迅速下降,引得李路没忍住多打了一个喷嚏,打破了如此短暂的沉默。白真相思索一秒脱下外套搭在她肩膀,李路多有点慌张的要开口拒绝———

 


“你披着吧,我不冷的。”


“你感冒了明天谁帮我送订单啊。”


“居然还想压榨我,真不愧是你啊霸王鹅。”她小声吐槽,然而因此冒出小小喜悦,脸略微往衣服里埋。

 


“我送你回去吗?”

 

“不用不用,我自己坐公交就好啦。”

 

他于是送她到车站,正碰上公交停下。李路多小跑着去追,不忘回头。


“那白真相,明天再见啦”

 

她还真是一直有活力。

 


四月份夜晚偶有微风拂面,吹的白真相心痒。

 

LMDM 共生

 很短

点击查看德拉科书房的幻想  

(lmdm真的是我心中最有张力的cp🥲)

我这种懒得开始看长篇小说的但是场景对话描写有很烂的纯纯矛盾文学

以至于我现在写东西心理活动反反复复都写烂了 词都是那么点词(写车尤其)我称之为懒人瓶颈期

意思是不打算怎么解决(耶

最近喜欢写点不费脑子的小短篇(真的很短)究其原因可能是之前gh太长写萎了以及我真的懒得动脑子构思...

也可能是怕长篇写完才发现很烂或者要推倒重来(想想就被打击到乐555)短篇的好处就是随心所欲可以先写结尾不打草稿胡乱搞一通。爽啊

李白cp 脱轨

白真相x李路多

李路多表白失败if线 喜欢虐白真相(

没有剧的日子为爱发电


-

李路多听到白真相拒绝她表白的时候,用了很大毅力才没让眼泪流出来。

 


她一时间觉得羞愧难耐,留下一句我明白了就扭过头跑回家,一个人在卧室哭的稀里哗啦。 想不明白怎么就发展成了这种情况。

 


她没想到他把话说的那么难听,以为他们只剩窗户纸没有捅破。李路多满怀期待的告白变成一盆凉水浇下,熄灭了爱情的火苗,让她透心凉。

 


一切都是她自作多情,其实只不过是因为时间循环而被迫绑在一起造成的错觉,靠反科学现象维持的错觉自然也反科学。短暂出现的暧昧气氛很快消耗殆尽,她得认清现实。李路多擦擦鼻涕眼泪,想了一个晚上,第二天顶着憔悴的脸上班时决心再也不管白真相,反正他已经被改善的差不多(归功于她),只要他不作死,剩下就听天由命。

 


白真相拒绝李路多的时候其实是有点不忍心的,但脑内不断梦到的对方告白后死亡的画面重复播放,让他咬咬牙把话说的很绝。为了她好,他想,这是他目前想到唯一能保护她的方法。所以伤了李路多的心或许也情有可原。他看着李路多离去的背影,喉结滚动,最终没说出什么安慰的话。

 


事实证明了他的判断是正确的,梦里李路多死亡的事并没有出现,一直想伤害他的人也被他靠着梦里记忆蹲到绳之以法。解决完这些和公司破烂事时,他再想起找李路多已经是后话。白真相特地带上赔罪的礼物,准备等下班找她好好解释一下,道歉也不是不可以。

 


然而情况出乎他的意料。

 


他看着李路多下班出来,刚准备上前叫住她就看到姜火火在对面摘下头盔,而李路多笑着跑向他,坐上姜火火摩托车的后座,手揽住了对方的腰,动作亲昵。摩托车发动,拐个弯很快消失在他视野里。

 


他招呼李路多的手停滞在半空。


 

白真相准备好的措辞,道歉和解释一个也没有用上,莫名如鲠在喉,喘不过气来的胸闷。这情绪突如其来,不似他往日作风,至于来源他不愿细辩。白真相眼神停留在公司门口很久,他眨了眨眼,深吸一口气后也启动汽车离开。

 


一路上他嗓子忽然像上回说不出来话一样发干,头也昏沉的厉害。白真相回到家给自己倒了一杯柠檬水,在桌子上看到上回李路多带过来装汤的保温杯,想了想还是不打算还给她了。


 

道歉什么的,他想也不必,按照李路多的性格大概也不想再看见他。拒绝人家表白之后屁颠去道歉像什么话,这样他俩都安全的结果已经很好。


 

第二天他起床,惯例去晨跑,上班,下班,回家。一周五天天天如此,时间循环很久没有发生过了。回到了没有时间循环时候的作息,白真相觉得这样其实也不错。

 


直到白无缺看不下去了,叫住一回家就往卧室里钻的白真相关切的问,你最近没事吧。

 


我很好,白真相回答,就不劳你费心了。

 


你可别装了,你也不照照镜子看看你自己现在,可谓是无精打采一副出家模样,连骂人都没气势了。你是不是后悔拒绝路多了?现在追还来得及,听你弟给你传授点经验...

 


白真相忍无可忍转头回卧室,白无缺心理疏导失败。

 


他的生活有没有问题,他自己还不清楚吗?只不过回到没和李路多有什么接触之前罢了,他要学会适应这点才好。


 

但他似乎有意在躲着谁,直到在公司门口,他正准备出去打卡下班———


 

白真相,他听见她远远叫他,几乎是立刻回头。他不知道自己应该抱有什么期待。

 


李路多走到他面前,她今天穿了一件白色连衣裙,耳朵上挂了一副珍珠耳环,让他移不开视线。

 


有什么事吗,他问,有点后悔自己语气是不是太差。

 


那个,我觉得还是要来告诉你一声,李路多语气诚恳,她说,白总监,我要调离产品部了,公司决定派我到外地分公司当总监,你真的教会我很多,没有你我不可能做的这么好。

 


她鞠躬,作为一名下属真挚的感谢他。他们此刻的关系只剩上司下属。


 

白真相一时间呆愣在原地,平时溜得不行的嘴卡壳,半天憋出来一句。


 

那恭喜你升职啊,李路多。



嗓子发干,他捉摸不出下一句要说些什么好。

 


那,那天的事,其实...他犹豫半天支支吾吾开口。

 


没关系的白总监,我都明白。我会和您保持稳定的上司下属关系,不过我马上就要调走,你也不必太费心。

 


她说的那么诚恳,以至于把他想说的,呼之欲出的统统打回。白真相如木鸡呆在原地。

 

对方看他没什么话,转身离开。


祝你工作顺利,白真相目送着她的背影,觉得自己应该是还要喊点什么的,然而第三次,他感到无可救药的被扼住喉咙的感觉,让他始终说不出内心的答案,失去剖白的机会。

 


他看着李路多身影渐远,胸腔有些闷痛,大脑也一片空白。解释又能怎样,能改变什么结局?


 

从第一次的沉默,违心的拒绝开始,他就要接受这种结果。

 


是不是时间循环的副作用,白真相说不好。

 


end

好呆好纯 这个眼神到我心里了

李白cp 脸红这件小事

白真相x李路多 

半夜摸鱼之作 短短无逻辑

甜就完事 难得磕一次官配


-

关于李路多在白真相面前容易脸红这件事,其实她思考过很多遍。

 


一来确实李路多是一个脾气很好的年轻活力美少女,可爱活泼中易害羞,她面对别人的时候总是很真诚,因而情绪外露颇多,脸红也只是众多表情之一。


 

其二是白真相霸王鹅时期的压迫感。产品部令人闻风丧胆的白总监,干什么都能挑刺的严厉的顶头上司,很难不让初入职场的李路多提心吊胆,生怕出差错,尽管并没有避免多少。白真相此人又极其臭屁毒舌,使她往往悬着一颗心和他交流,因此情绪应该会敏感一些,比如在提案三百六十度被否之后,李路多不可控的脸红了,风一样遛出总监办公室。

 


以上,就分别解释了容易脸红和在白真相面前两个方面的问题,和在一起看似乎还是不太严谨,剖析不到位。于是李路多痛定思痛,辗转反侧了一刻钟才有了点眉目,发现其中重要的一点啊,是白真相老盯她看的眼神问题。

 


白真相带眼镜称得上斯斯文文,除去公司里开会对于她们蔑视的眼神,在极个别他俩单独相处的时候难免又有了眼神接触。比如她不小心碰掉水杯,白真相和她同时蹲下去捡的那次,白真相的眼神没什么情绪,甚至有点直的看着她。白总监单纯的眼神和他招人恨的行事作风极其割裂,有点像小狗,她内心评价,不敢说出口。李路多的手条件反射后缩,错开眼神试图避免尴尬。她心跳有点加速。当然以白真相的情商不足以get到她这点良苦用心,仍然直勾勾看着她,眼睑莫名泛红,纯情的要命。诸如此类情况发生过很多次,使得李路多经常陷入一个人的尴尬中,然而又避无可避,只好脸红。

 


李路多在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也有点害羞,把头埋到枕头里。她实在是一个共情能力很强的人,思维逻辑能力也非常强,经过缜密的分析和判断很容易就得出了结论,综上所述,一针见血的指出问题的源头—————就在于她有点喜欢白真相。

 


下一秒脑海里不可避免的联想,让李路多的脸又变成了窗外晚霞的颜色。